京ICP备18058150号-5
> 野史秘闻

匈奴贵族墓葬中蒙蒙结合部的考古记录

从2017年起,河南考古人连续三年深入蒙古无人区,揭开了两座匈奴贵族墓的面纱,出土的“鎏金银龙”等文物,更是世所罕见。

▲鎏金银龙

在美国考古杂志《Archaeology》评选的2019年世界十大考古发现中,“银龙之墓”榜上有名,这也是中国专家境外考古首次获此殊荣。

▲在美国考古杂志《Archaeology》评选的2019年世界十大考古发现中,“银龙之墓”榜上有名。

这次异域考古为何备受关注?在于匈奴是我们熟悉的陌生人。他们曾是横行亚欧大陆的天之骄子,也曾被霍去病“封狼居胥”打到了老家。分裂成南北两部后,南匈奴逐渐融入汉族,而北匈奴西迁神秘消失,成了国际史学界未解之谜。虽然昭君出塞、苏武牧羊等跟匈奴有关的故事尽人皆知,但匈奴是什么族属,有没有文字,说什么语言,甚至长什么样子,至今仍众说纷纭。

千古谜题如何求解?埋藏千年的遗物或可回答,这次境外考古,就为解谜提供了难得的一手资料。那些出土的文物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,让我们看到了两千年前欧亚大陆上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,也看到了农业文明和草原文明的碰撞与交融。

汉代玉璧

从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驱车向西500多公里,天高云淡、水草丰茂,这里是杭爱山山麓。蒙古的重要河流色楞格河就发源于此,它一路向北最终流入贝加尔湖。对中国人来说,杭爱山还有一个更为熟悉的名字——燕然山。

勒石燕然,说的是东汉永元元年(公元89年),车骑将军窦宪北伐匈奴,一直打到燕然山,全歼了北单于主力,随军的班固写下《封燕然山铭》,刻在摩崖上记功的故事。

关键词 : 匈奴   考古学   中蒙   内蒙古   燕然山   高勒毛

 1/1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信息评论
热门推荐